用户名: 密 码: 验证码:
   
新闻 | 旅游 | 专家 | 文化资源 | 投资融资 | 居家房产 | 高端访谈 | 知识产权
视频 | 服饰 | 民俗 | 生活健康 | 广播影视 | 休闲娱乐 | 庆典礼仪 | 广告会展
专题 | 图秀 | 论坛 | 创意中原 | 新闻出版 | 网上商城 | 饮食文化 | 出行文化
  活动报料热线:
  0371-63690087 63690097
  在线投稿
首页 | 地市新闻 | 要闻导读 | 文化聚焦 | 环球文讯 | 试验区新闻 | 文化之乡 | 产业动态 | 书画 | 文化旅游 | 文化创意 | 环球文讯 | 文化论坛  
您现在的位置:河南文化产业网书画 → 内容

徐兆寿《荒原问道》直逼时代精神主题

2014-5-21 9:49:08 来源:甘肃文化产业网 作者: 编辑:贾真真 进入商城

  河南文化产业网5月21日消息:最近,被称为“非常作家”的徐兆寿推出其长篇小说《荒原问道》。小说一俟出版,就引起人们的极大关注。也许是徐兆寿很多年没出版小说的缘故,他说,从出版到现在,有上千人通过微信、微博或各种渠道问他要书。他在送出数百本书后,不得不在博客上发出通告:老友可以相送,新友请到当当网和卓越网上购买为盼。

徐兆寿


  从2010年写作,到2014年出版,从58万字到32万字,八次修改,至少产生了四个不同版本的长篇小说,其中有两个可以单独出版,且互不重复。

  从东部写到西部,再从西部写到东南沿海。从城市到大地,再从大地到城市。从中国到西方,再从西方到东方。徐兆寿所描写的不仅仅是一个个艺术形象,更是一个个时代所面临的巨大问题。道德信仰、知识分子的使命、中国文化的命运、东方与西方的和解与冲突,等等,这些问题构成了小说主人公的精神空间。《人民文学》副主编、著名作家邱华栋评论说:这是一部罕见的精神性长篇小说。著名评论家雷达先生说,这更像是一部启蒙小说,应当引起人们的关注。



  前十年关注两性问题



  徐兆寿从1988年开始发表作品,早年写了大量的诗歌与小说,其中长诗《那古老大海的浪花啊》曾经在一定范围内引起轰动,著名诗评家谢冕先生赞扬说:“我发现了现在诗中罕见的激情……他那高亢的歌唱,使一切流行和迎合时尚的诗歌都显得渺小和鄙陋。他直逼价值主题,不回避,使一切踟蹰在‘边缘’的诗人都显得卑琐。”但在出版这部长诗之后他就一度沉寂于诗坛。

  2002年,他出版了《非常日记》,使他想不到的是,这部小说立刻引起轰动。小说封面上有两句话:“中国首部大学生性心理小说”、“当代青年必读之书”。很有意味的是,徐兆寿本意是写一个大学生自杀的过程,想引起人们对于青年一代信仰失落的关注,但人们关心的是一个形而下的问题,即小说中描写的大学生性心理问题。据当时的各种报道,小说手稿风靡一时,小说出版后七日即有盗版书上市。这部小说在后来并未引起文学界的特别关注,但在社会学界却一直是一个话题,它催生了大学生性健康教育的开始,同时也把徐兆寿推向性心理学者的角色转型。从此以后,徐兆寿出版了长篇小说“非常系列”:《生于1980》、《非常情爱》、《幻爱》,还出版了两性方面的著作《非常对话》(与刘达临对话)、《爱是需要学习的》、《爱与性的秘密》等。2005年,他在全国首国性文化课;2006年,他应新浪网邀请,通过博客向大学生及青年开设性文化课,成为与李银河、马晓年等齐名的著名性文化学者。



  后十年主写中国人的精神问题



  徐兆寿总是在强调,他与别人不同,他关心的是两性伦理问题,属于精神层面。但前十年造成的这种影响实在太大了。中国人更愿意将这个问题理解为行为和生理层面的问题。从2008年起,尤其是从2010年起,他就渐渐地淡出了两性文化圈,开始谈中国传统文化,搞起了文学评论。徐兆寿说,如果新世纪初人们的思想还不解放,在那时谈青少年的性教育及两性方面的问题是及时的,但在今天,它过时了,今天的问题不是不解放,而是没有了底线。这是大问题。所以,徐兆寿说,今天我们要关心的应当是人们的信仰问题,这是这个时代最大的精神问题。实践此说的行动便是长篇小说《荒原问道》的写作出版。

  徐兆寿说,相比《非常日记》,《荒原问道》已经走得很远很远了。不仅仅在艺术方面更为成熟,而且在思想内蕴方面也有极大的纵深开拓。青年评论家杨光祖说:“徐兆寿的小说一直能引起读者的共鸣,得益于他的问题意识,及切入当下的勇气。《荒原问道》,无论艺术水平,还是思想冲击力,都是他前此作品的大超越,呈现了作家多年潜伏所获得的高度和深度,是一种优秀的钙质书写。相信它的面世,一定会获得比《非常日记》更大的社会反响,对迷茫中行进的人,也是一种精神鼓舞,和一次难得的反思机会。”在杨光祖看来,徐兆寿的《荒原问道》在题材上有点类似托马斯·曼的《魔山》,但《荒原问道》切中的是中国当下的文化问题。中国社会文化目前就处于一个“荒原”的境况,中国人怎么办?中华文化怎么办?这都是非常巨大而迫切的问题。中国作家大多都在逃避这个话题,逃入虚无的历史,潜入个人的隐私领域,臆说着虚构的乡村,写着与自己有关,与别人无关的文字,但徐兆寿直面这些问题,仍然不失其当年的勇气。

作者简介:

  徐兆寿,1968年生,甘肃凉州人,文学博士。现任西北师范大学传媒学院院长,教授。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甘肃省首批荣誉作家。1988年开始在各种杂志上发表诗歌、小说、散文、评论等作品,共计300多万字。长篇小说有《非常日记》、《生于1980》、《幻爱》(《我的虚拟婚姻》)、《非常情爱》、《生死相许》、《伟大的生活》等,诗集有《那古老大海的浪花啊》、《麦穗之歌》等,学术著作有《我的文学观》、《中国文化精神之我见》、《非常对话》、《爱是需要学习的》、《爱与性的秘密》等,获“全国畅销书奖”、“敦煌文艺奖”、甘肃省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等十多项奖,在《新华文摘》、《光明日报》、《小说评论》、《文艺争鸣》等刊物上发表文学评论数十篇。

去GooGle找 去BaiDu找
 
相关新闻
    日排行 周排行 月排行
    最新资讯 最新专题  
    中国画虎第一村
    关于我们 — 法律声明 — 广告服务 — 媒体联盟 — 理事机构 — 经典案例 —  网站地图
    Copyright © 2006-2018 河南文化产业网 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:豫B2—20080033
   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河南省委员会办公厅 | 主办单位:河南省文化厅 | 运营单位:河南省中原文化信息中心
    技术支持:河南省中原文化产业发展中心有限公司 | 文化新发现、产业交流热线:0371-63690087 63690533
    内容纠错QQ:404873470 交流信箱:tougao@henanci.com 豫ICP备11008259号-2